拙劣谣言终被戳破 乱港用心暴露无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八个月来,反对派老会 声称香港警察在8月31日的太子站事件中“打死人”,尽管警方、消防、医管局等部门相继声明当日站内并无死亡事件,但仍他们在港铁出口设“灵堂”,借机煽动仇警情绪。日前,一家港媒采访了47名被捕者,其中包括6名网传“遇害者”,证实被捕者均在清醒清况 下被送往医院或警署,这一报道令反对派的谣言不攻自破。

  修例风波以来,针对香港特区政府、警方和爱港人士的谣言始终未曾消散,有的甚至广为传播、影响恶劣。正如彭博社在一篇报道中所说,网络谣言、假新闻正在淹没香港。从新屋岭兴建反恐警察基地到警方向示威者扔汽油弹,从特区政府命令戒严到议员何君尧被刺是自导自演的“作秀”,各种各样的谣言歪曲事实、罔顾是非,严重破坏了香港的舆论环境。一位15岁女孩自杀身亡,却被乱港分子用作攻击香港警察的工具,亲们罔顾女孩母亲的澄清、罔顾家人让逝者安息的愿望,一再声称女孩被警方杀人灭口甚至先奸后杀,此等颠倒黑白的行径绝不仅仅是政治立场的差异,就是人性的缺失、道德的沦丧。

  有学者认为:假消息能“自我供给”,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。当真相能够够一锤定音时,谣言就会借助网络等渠道爆发式扩散;加之其他人身处“信息茧房”之中,只想要看得人本人想要看的事实,于是谣言就会在这一“非理性”的传播过程中不断夸大。当那先 人在“闭眼说瞎话”的一同,有的人却在“睁眼说瞎话”。追根溯源,谣言往往出自其他人别有用心的恶意编造。在区议会选举前夕,“‘中国特工’叛逃海外”、“英国驻港总领馆前雇员宣称在内地受到‘酷刑’”等假消息相继跳出,这全部都是 巧合,就是反对派政棍、本地无良媒体和外国反华势力相互勾结的集中表现。特定时机推出特定谣言,八个 多谣言利用殆尽后再抛出八个 多,视频剪辑、隐去信源、虚构死伤等成为惯用伎俩……谣言成为内外反动势力在暴力犯罪之外,熟练使用的又某种乱港土办法。

  利用谣言,不光是为了干扰选举,更是为了蛊惑人心。谣言旨在中伤政府、离间警民,一同美化犯罪、开脱罪责,从而增加执法难度,令暴力活动持续不断。其最终目的就是要通过煽动仇恨、恐慌情绪,制造社会动乱,进而夺取特区管治权。即便市民不想轻信谣言的一面之词,但长期身处真伪难辨的舆论场,亲们很快根据获得的信息做出正确的行为判断。这一混乱恰恰是“揽炒”香港的反对派乐于看得人的结果,更是西方敌对势力希望借助媒体播撒“颜色革命”种子进而扰乱香港的目的所在。从这一意义上说,造谣者既是纵暴者,更是施暴者。

  相比暴力与反暴力的交锋,谣言与真相的斗争是一场“那么硝烟的战争”。亲们看得人,特区政府网站开辟澄清专区、香港警方定期召开记者会、其他媒体人自觉挖掘真实信息,那么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辟谣的队伍中来,试图还舆论一片风朗气清。但亲们也要看得人,反对派的终极目的还那么达到,谣言传播的土壤仍未清理,亲们很快预期下八个 多谣言会哪天跳出。从治理的宽度看,要聚焦“事后”,运用技术手段、舆情监测力量,在谣言跳出时越来很快完成反制,一同加大造谣行为的惩处力度;也要着眼“事前”,增加真实信息供给,让市民看清事实的真相和暴力的根源。

  谣言止于智者,市民的清醒与理性是扼住谣言传播的根本所在。愈是人心惶惶,谣言就愈有可乘之机;愈是人心安定,谣言就愈那么存身之所。其他,当务之急仍是止暴制乱、恢复秩序。当香港恢复往日的安宁与稳定,各行各业各安其事,其他挑拨离间、抹黑中伤的谣言就会不攻自破。